「理工」是个害人的翻译。就像「科技」一样。

我就是个曾学电气自动化(纯工),后学物理(纯理)的人。理科和工科的差别,在很多方面,要比理科和文科的差别大得多。

科学和艺术的生命都在于发现和创新,而工科更偏重于方法应用和解决问题。
实际上,理性、感性与否,只是方法论的差别——亦即,用道理、逻辑还是用情感、喜好来思考和解决问题,连思维方式都谈不上。理科、文科、工科的差别也并非是理性、感性与否。但凡研究,都需要创造力和想象力,而重要的是,这常常是感性的结果。

理性的人不适合学理科,或许更适合工科。工科更需要严谨、认真、守规;对研究、处理的对象采取理性和冷静的态度;工程技术中大量的重复和技术性工作,更需要让人理性泰然置之。

  • 比如,在工程领域,有所谓「节点」和「攻关」一说,按计划,一步步把某个东西做出来。但你从未听说哪个科学理论是「理性」计划出来的。相反,无数科学理论诞生在浴室、酒吧和床上。
  • 又比如,工科也需要学习很多理论知识,但是学习的目的是为了认认真真学好、记住并应用好它们;这和理科完全不同,理科的学生一定要知道,凡是写到书本上的,都是已经「死了」的。
    举一个形象的例子:同为熟读唐诗三百首,工科是为了决定如何在建筑上题诗——在这个建筑上应该题这首诗,在那个建筑上应该题那首诗,然后很「理性」地分析为何应该这样题;而理科的目的,则在于自己做新诗。
  • 再比如,对科学理论(尤其是数理科学)优劣的衡量中,美学判断常常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准。一个理性的人更看重的是实际有效,而不是美。这一点,对比一下工程电磁场教材,和微分形式的Maxwell方程即可见一斑。

且不说诸如爱因斯坦、薛定锷小提琴、钢琴合奏这样的佳话。就我读物理以来,周围的同学、师友、同事,大都是很有趣的人。他们在音乐、诗歌、文学、哲学、历史、摄影上的兴趣和造诣,恕我直言,比普通人要高;他们普遍善于感受和接受乃至于创造新概念、新事物,因为这是职业使然。所有这些,和理性无关。

更感性未必就适合文学艺术
当然,文学艺术未必就是说文科,因为文科本来也是很大的集合。所以法律、经济、哲学、历史、考古,这些恰恰更需要理性的学科暂且不论。
就说文学和艺术。最纯的纯文科是中文系,对应的一级学科是中国语言文学,下面有个二级学科叫汉语言文字学。不知道那些文字学大家们引经据典考证甲骨金石的时候,是理性还是感性?
又如錢鍾書先生的《管锥编》,是文科中的文科,题主觉得读起来很感性吗?

所以,问题不在于是否理性更适合理工,感性更适合人文;关键是,以理性感性与否来划分、选择学科,本就不合适。

PS:国人口头和媒体中的「理工」通常指的是工科(工程engineering或技术technology),「科技」通常指的就是技术,或者是IT,甚至只是「数码」。

— 完 —

本文作者:高顯

知乎是一个真实网络问答社区,在这里可以寻找答案、分享知识,发现一个更大的世界。
下载知乎 iPhone 客户端: http://zhi.hu/ios

此问题还有 9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我在思考艺术逻辑的问题,想请教一下艺术逻辑与生活逻辑的关系是怎样的?
怎么把发散性思维转变为更清晰更具有条理性、让别人认为很靠谱的思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