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看看哈佛博士生,《非诚勿扰》得这么用!

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在2013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三届年会上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哈佛博士在读的前万科同事来请他当自己上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的亲友团。这个哈佛博士生给他讲了自己要上《非诚勿扰》的两大理由:1,为回国创业做低成本的自我宣传;2,昭告世界“我想恋爱了” 这个讯息。

新浪财经记录了哈佛同学怎么计算这件事的:

王石:在(哈佛)那里就遇到了一个留学生,在万科做过,现在在那儿读博士,我就发现拿他和第二代留学生和第一代留学生比,你会发现很明显的几个变化。一个变化,就是从平台上走下来,我们知道一谈到中国的留学生,谈到第一代留学生,第二代留学生,都是学科奠基人,国家的栋梁,不可或缺,学院院长,商学院院长,但是到 现在来讲,他们开始考虑了,我毕业完了干什么,如果过去是潺潺流水,现在已经成为一种非常大的一种现象。

第二,这个学生有一天找我说王总,我想上《非诚勿扰》,我知道《非诚勿扰》是找对象的一个节目,你想一个哈佛的博士生要上非诚勿扰,我说你想干什么,他说我博士快毕业了,我要找对象了,我说那哪是找对象的呀,那是一个娱乐节目,我说你到那儿能找到对象吗?我第一个是惊讶,哈佛博士生要上《非诚勿扰》找对象。

结果他跟我讲了理由,他说第一毕业之后我准备回国创业。我说你回国创业和上《非诚勿扰》什么关系呀,他说我计算了一下,在上《非诚勿扰》一个节目是20分钟,他的收视率和他的广告费用,20分钟折算那个费用是两百万。也就是说我如果能上这个节目我个人的广告费用是两百万的广告费用。一介绍自己,对方会说我认识你,你是《非诚勿扰》的那个谁谁谁吧,一下子什么都不用介绍了,在那儿介绍的清清楚楚的了,工作在哪儿,20分钟已经把你宣传够了。我一听这个,我说这个哈佛的学生是考虑问题不一样,他考虑首先来讲免费做广告宣传了,他说这对我回国创业少了很多的交易成本,少了很多时间成本,这一句话就把我说服了,我说好。

第二,他说,我确实想谈恋爱了,他说至于20分钟能不能找到对象不重要,我通过《非诚勿扰》我向全世界告诉我想谈恋爱,不排除我就在哈佛的中国女学生中间找对象,我们之间彼此感觉很好,互表钟情,只要我一宣传出去,她就明白了,他现在想谈恋爱了,更不要说我没见过,我不认识的,很优秀的女学生,这就是哈佛学生的思维方式。当然了,他找我来说,他向我透过这个想法,说我想你当我的亲友团,我说好吧,我当你的亲友团。但是当了亲友团,孟非调侃他说,这是我们做《非诚勿扰》以来是档次最高的一个亲友团:城市规划发展、投资发展的一位教授,那是在哈佛非常资深的一位教授,再一个请了万科的董事长。

这个故事就很戏剧性了。他真的找到了一个对象,真的是他在一个月内,收到了1400封电子邮件,就是表示希望建立联系的信息,不是情书,有没有情书?当然有,但是60%是女孩子父母来的电子邮件,你不能说这个是情书吧,就是告诉他我有一个女儿很优秀,很适合你,你是不是给她写封信?

(他)很快也找到对象了,找到对象以后,毕业典礼之后,去年毕业典礼5月份之后结婚,就是在哈佛的大教堂举行了婚礼。之后是在香港的理工大学,城市理工大学找了工作,一个礼拜前刚得到消息,生了双胞胎,两个女儿,这就是哈佛人的速度。你不要和美国人比速度。《非诚勿扰》的节目是去年11月份,也就是一年刚过去,从开始做节目到谈恋爱,到结婚,到找工作,到生小孩儿,一气呵成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