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过去10年,中国人平均增长的体重几乎等于西方人在过去30年平均增长的体重。自2000年以来,我国成年人、老年人的体重增长幅度大于身高增长幅度

  全国18岁以上居民超重率30.6%,肥胖率12%;18岁以下居民肥胖人群达1.2亿

  肥胖:大吃大喝惹的祸

  1

  过去10年,中国人平均增长的体重几乎等于西方人在过去30年平均增长的体重。自2000年以来,我国成年人、老年人的体重增长幅度大于身高增长幅度。

  整个春节,浙江的林先生是在大吃大喝中度过的。他说:“过年了,不大吃大喝没气氛,不推杯换盏真不行,否则对不起一桌子好饭菜。”

  回家过年,免不了要和亲朋聚聚。林先生初三赶了3个饭局。中午吃的是东坡肘子、鱼头豆腐、干煸豆角、两笼蒸饺和紫菜糯米卷,晚上吃的是凤爪、猪肚、牛百叶、排骨、花旗参炖乌鸡汤。不知吃了多少,更不知喝了多少。胃里塞得满满当当,第二天还觉得腹胀。

  中国人曾经历过饥饿的岁月,吃不饱的记忆依然挥之不去,很多人吃到“十分饱”才觉得是真饱,喜欢实实在在的饱腹感。

  在一家国企工作的晓芳,经常吃到撑得慌。如果去吃自助餐,一定是扶墙出来。每次吃完,都骂自己是“吃货”,比头猪还能吃,可一吃起来就忘乎所以,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饱餐之后,晓芳不能坐着,更不能站着,只能侧身躺着,这样胃才稍微舒服点。几年下来,领口紧了,裤口窄了,系鞋带时都感觉喘不上气来。吃多了,自然吃胖了。

  我国每十年进行一次全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2002年,我国就有近3亿人超重和肥胖,全国18岁以上成年人超重率为22.8%,肥胖率为7.1%。1992年至2002年,我国居民超重和肥胖的人数增加了1亿人。

  从2000年开始,国民体质监测每5年进行一次。《2010年国民体质监测公报》显示,2010年,成年人和老年人的肥胖率分别为9.9%和13.0%,比2005年分别增长1.9和1.7个百分点。自2000年以来,我国成年人、老年人的体重增长幅度大于身高增长幅度,呈现出超重与肥胖率持续增长。

  据2010年全国疾病监测地区慢性病及危险因素监测主要结果显示:按照中国成人超重与肥胖判定标准,2010年,18岁及以上居民超重率30.6%,肥胖率12%。男性和女性的肥胖率差别均不大。

  《国民体质监测与鉴定研究》专家周琴璐说,超重的人数比肥胖的人数多,这意味着有更多的人“预备”胖起来。

  上海开展“健康减重100吨”活动,共有42893名市民报名参加,其中符合活动要求的有36841名,参加第二次复称的有16962名。有12836名市民的体重有所减轻,共减重30520.63公斤,上海这个城市“瘦”了30吨。

  改革开放以前,国人的体重一直偏瘦。但改革开放之后,特别是近20年以来,国人的肥胖率和超重率大幅增长。体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群众体育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梅说:“过去10年,中国人平均增长的体重几乎等于西方人在过去30年平均增长的体重。”

  2

  由于居民饮食的高能量、高脂肪,加上体力活动少,居民患慢性病的人数近几年骤升。当中国有接近一半的成年人体重超重时,医保将背上沉重的包袱

  43岁的张峰忠在一家国企上班,身高只有1.6米,体重89公斤,被人戏称“小肉丸”。身体笨重,血脂过高,伴有中度脂肪肝,这都是大吃大喝惹的祸。他常常想起那首老歌:“肥胖是种会呼吸的痛。肉活在我身上所有角落……它流在血液中来回滚动,后悔不减肥会痛,恨不节食会痛,想瘦不能瘦最痛。”

  大吃大喝是一种危害健康的行为。人体的消化系统形成了与饮食行为相适应的规律。如果突然改变自己的饮食行为,短时间内吃太多的食物、喝大量的饮料,超出了身体对食物消化的能力,往往会引起胃肠功能失调。

  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副所长马冠生说,大吃大喝后胃压力增加,可以引起急性胃扩张。大吃大喝后,人体在短时间内需要大量消化液消化食物,这样会明显加重胰腺的负担,使得十二指肠内压力增高,从而增加发生急性胰腺炎或急性胆囊炎的危险。

  经常大吃大喝,体重会迅速增加,短时间就会超重甚至肥胖。肥胖本身就是一种疾病,同时还是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危险因素。在糖尿病、心血管疾病以及癌症患者中,超重和肥胖者的比例都高于体重正常的人。研究显示,体重每增加1公斤,患糖尿病的风险至少增加5%;肥胖者发生Ⅱ型糖尿病的危险性是体重正常人的3倍。

  卫生部资料显示,由于居民饮食的高能量、高脂肪,加上体力活动少,居民患慢性病的人数近几年急剧上升。目前18岁及以上居民中,高血压的患病率为18.8%,人数有1.6亿;糖尿病患病率为2.6%,人数有2000多万;血脂异常的患病率为18.6%,人数有1.6亿。这些慢性病将成为消耗医疗卫生资源的主要疾病。

  肥胖与艾滋病、毒药麻痹和饮酒成瘾,并列为世界四大医学社会问题,成为全球引起死亡的第五大风险,全球每年至少有280万人死于超重或者是肥胖。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与肥胖相关的医疗费用占发达国家医疗费用总额的比例为2%到6%。

  “虽然很难精确测算有关超重肥胖的实际医保开销,但与超重肥胖有关的疾病大多是慢性的,而非急性病,这就意味着需要长期的治疗与恢复。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开销还是相当可观的。”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跨学科肥胖症研究中心主任巴里·波普金教授说。

  波普金与中国疾控中心合作开展了一项中国健康与营养调查。该研究对中国300个社区的2.9万人进行了长达22年的跟踪调查,记录其体重、饮食习惯和运动水平变化。研究显示,因为肥胖和超重导致的经济负担和花费也在急剧上升,2000年为490亿美元,到2025年将达到1120亿美元。

  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副局长孔灵芝曾表示,我国财政对慢性病防治力度逐年加大,2012年拨付3.3亿元专项资金用于防治慢性病。

  “我们看到的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它发生在13亿人口中。当中国有接近一半的成年人体重超重时,可以想象中国医保将背上沉重的包袱。”波普金说,“鉴于中国肥胖流行的飞快步伐,中国与肥胖相关的消费赶上美国只是时间问题。”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