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变·香蕉

一个问题:
你会把热带水果香蕉种到俄罗斯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里吗?

这是一个高科技问题,你好好的热带水果,种在热带就好了。跑到西伯利亚去干吗?看西伯利亚怀孕野马生活太艰辛,在冰天雪挖出一米多深的雪,才能啃到冻草的生活非常可怜?准备去做他们的食物?应该不是吧,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西伯利亚有野马。就像我也不知道哪里到底有没有野马一样,对于未知的总是未知的。

当然了,人类科技是非常发达的,比空气重的金属可以飞上天,貌似某些人正在继续宣扬着,人造生命,当然了这人造生命你父母早就你这个人造是不一样的人造。科技的发展总是说不定的,总会把各种不可能变成了可能,说不定那天把香蕉种到冰天雪地的大林深处了。是的,一切皆有可能。

可是,终究,大棚蔬菜不及季节蔬菜来的够味。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

2.不变·笔迹

小学开始,就被老师要求这说,要练习字体,正楷。每天要练一页。这的确是一件任务,有时候也许会有些抱怨吧。但是我却很开心,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写个子都有这么多的名堂。后来经过字写研究,有正楷、隶书、草书、行书等等,甲骨文完全不懂,铭文又没有条件。那个时候我还煞有介事兴冲冲的去买了毛笔,还买了墨水,多年后才发现我买的墨水是钢笔用的碳墨,不过没关系,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写出字来。老师说,要我们写几个字,贴在墙上,来激励自己。很多年过去了,我只记得差不多是这样的:  勤奋+行动=成功

不知道自己当时对成功是如何理解的,我只知道我现在还不能理解什么是成功,是比尔盖茨,是韩寒,是许嵩?或许还是每天天将亮未亮的时候,大街上扫落叶的声音?或许还是那每个早晨,朗朗读书声背后的身影?或许或许或许终究只是假设…

再过7个月,就是我认识他的第11年了。勤奋和行动的确使似乎没有改变我什么,虽然当年我热血似练了两年的楷书,可是无论如何我还是特别喜欢自己轻描淡写,如草般顺滑的风格。笔迹比当年转学进去时的文字,少了些棱角,多了写曲滑。可终究不是楷书…

3.变还是不变?

说来也变了,10多年过去了,我从当年成绩倒数第一、语文加数学不满100、天天被数学老师训斥的一个小破孩居然变成了一个衣冠楚楚的大学生了。

快过年了,回家一个礼拜了。
串访了几个友
友说,他结婚了。
友说,他还在做小学老师。
还有听说些什么…….我都记不得了
也许,这就是他的成功吧。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桃李树下,草深深,径幽幽。
柴扉,远人喧

 

苏少再次有点对不主看客了,因为每每油感乱发,东一邨,西一搓。怕迷人眼,就稍加的去掉了点东西。

一个人的各种维度,哪些是能改变的?、现在开始、学习点什么、我也是个曾经参加过工作的人,多少年后是不是也变得再也不看书,每天只惦记着公司这个月给我多少钱、孩子要烤大学,我要准备好钱、银行的房贷没还

一个人的各种维度,哪些是能改变的?也许对某些人如我一样的人来说,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推荐阅读

Advertisements